千裏獨行 為鐵軌探傷把脈的“女神探”

WWW.SANMUKEYI.COM 付興森 2016-05-19 14:06:59  點擊:

千裏獨行  為鐵軌探傷把脈的“女神探”

新華社記者梁曉飛、高竹

 關改玉正在對鐵軌進行超聲波探傷

“女孩子要是較起勁兒來,真有股說不出來的勁兒!”還沒見到關改玉,記者就從她的男同事嘴裏聽到了這樣的評價。

麵色微黑,身高不足1米6,體重隻有45公斤,步速很快,在一米多寬的鐵軌上,需要快走幾步才能跟上。這是記者見到她的第一印象。這樣一個28歲的柔弱女生,在成天和鋼筋水泥打交道、男女比例8:2的中鐵十七局,靠什麼折服了這些吃得了苦、玩得了技術的鐵建工人,獲得山西省五一勞動獎章、全國三八紅旗手、全國五一巾幗標兵等榮譽稱號?

倔勁

 漆黑的隧道裏,一手拿著探頭,快速在鐵軌上移動;一手握著手電,照著一台超聲波探傷儀。關改玉蹲在地上,認真查看儀器上顯示的波浪線後,把檢測結果記在隨身的本子上。

在距地麵20米深的石家莊地鐵隧道裏,遠處不時傳來刺耳的電焊聲,即便戴著口罩也能聞到一股嗆人的味道。在關改玉看來,這次的工作環境算是比較好的。

關改玉從事的工種叫作探傷工,在擁有兩萬名職工的中鐵十七局隻有9人,她是唯一一名女探傷工。

所謂探傷,就是給鋼軌看病,檢查好每一個焊接點,排查出可能危害行車安全的隱患,完全是個野外作業的技術活兒。在別人看來,學計算機出身的關改玉,和這個工種沒有任何交集。

女孩子不能幹技術?關改玉不相信。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一個多月,她主動要求從辦公室調往正在組建中的焊軌隊。經過培訓後,她如願成為中鐵十七局首批探傷技工之一,練就了超聲波探傷的過硬本領。

“差不多”能不能行?關改玉說,行就是行,不行就是不行。為了一點小瑕疵,她常常和工班長“臉紅脖子粗”。“發現質量隱患就要返工,返工就會影響收入。但如果不返工,輕一點,鐵路部門驗收時發現了,到時再返工成本更高;重一點,萬一將來釀成事故就遲了。”

“內部監督、兩頭得罪。”關改玉很清楚自己的崗位特點,但守住崗位職責更重要。盡管剛開始一些人以為她“故意找茬”,但日久見人心,大家慢慢接受了這名較真的鋼軌“女神探”。

7年多來,關改玉先後參加了海南東環、京滬高鐵、漢宜鐵路、寧杭客專、津秦客專、邯黃鐵路、寧安鐵路、張唐鐵路等8項國家重點工程的建設,在線路上累計步行1700公裏以上,檢測焊頭8000多個,準確率95%以上。

韌勁

“這個工作確實苦,不是想象中的技術活兒。”關改玉說,一個建設項目,最多隻有4名探傷工,經常一個人在野外作業,一走就是一整天。

“守住兩根軌,邁開一雙腿,不敢多喝水,基本不張嘴。”關改玉說,這就是她的工作狀態,在百餘裏長的鐵軌上,背著10多公斤的單肩包,跪下、行走,天天重複……

工作中,她要跪在道砟、枕木上調試儀器,剛開始不熟練,一跪就是半個小時。站起後,雙腿不聽使喚;再想跪下時,膝蓋皮肉欲裂。

但最苦的,還是心頭的恐懼和孤獨。

在海南東環鐵路作業時,白天氣溫40℃以上,隻能晚上工作,但鐵路兩邊植被茂盛,野狗時常出沒。“一雙雙綠色發光的眼睛在鐵軌前晃動,好像隨時要撲過來,我不敢哭不能動,隻能在心中想:千萬別過來……”回憶中,關改玉仍然後怕。

在漢宜鐵路施工時,兩邊有幾公裏長的墳地。夜晚,獨自一人工作時,周圍一點動靜,都會頭皮發麻。關改玉硬著頭皮,一個人大聲說話、唱歌,轉移注意力,一路不敢停。

7年多來,和關改玉同時培訓的5人隻剩下2人,她的3名徒弟也隻剩下1人。但熬得住孤獨,才能看到別樣的風景。

關改玉說,最快樂的事,莫過於辛勤付出後的成就感。探傷工作本身很枯燥,但線路邊的風景很漂亮。從海南的椰子林、荊州的油菜花,再到杭州的竹子林,一到寬闊的地方,就什麼煩惱都沒有了。

後勁

“說實話,剛被評為勞動模範時,自己還在想:這不是上個世紀的叫法嗎?”關改玉說,現在,她對勞模有了不一樣的想法。

變化最初來自集團每年召開的職代會。關改玉說,靠勞動獲得榮譽後,她年年參加職工代表大會,不少職工主動找她提建議。

“工作時雖然常常一個人,但不能隻想著一個人工作。”關改玉琢磨著怎麼能為別人多做點事。除了代表基層職工呼籲外,她想到一個辦法:把這幾年的工作經驗總結出來,讓別人少走彎路。今年2月,中鐵十七局“工匠工作室”成立了,第一個課題就是關改玉牽頭的鋼軌探傷,目的是提高焊軌一次性合格率。

來源:文章來源於“新華每日電訊”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聯係我們及時處理。

在線留言
    提交留言